首枚民营入轨火箭,此次发射也是首次由我国民营商业航天企业完成的
分类:军事杂志

  地处戈壁深处的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是中国创建最早、规模最大的综合型导弹、卫星发射中心,也是目前中国唯一的载人航天发射场。60年来,145颗卫星、11艘飞船和两个空间实验室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成功发射。而9月5日,这一功勋发射场迎来了一位特殊“客人”——一家名为北京星际荣耀空间科技有限公司的中国民营商用火箭公司在这里成功发射了一枚代号为双曲线1Z(SQX-1Z)的固体亚轨道探空火箭,这是我国民营商业航天企业首次在国家发射场完成发射任务。

  [环球网军事报道 赴酒泉特派记者 李司坤 本报记者 马俊]备受瞩目的中国民营商业航天企业遭遇了第一次挫折:10月27日,蓝箭航天公司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发射的“朱雀一号”运载火箭未获成功。此前中国民营航天企业一路顺风顺水,外界的期待也水涨船高。此次突遭挫折,对中国民营航天的影响会有多大呢?

原标题:星际荣耀零重空间联袂升空“一箭多星” 北京亦庄民企成功发射商业卫星

图片 1

  “首枚民营入轨火箭”含金量高

图片 2

  9月5日,双曲线1Z火箭发射瞬间。陈 肖摄

  27日下午,《环球时报》记者在现场观看了“朱雀一号”的整个发射过程。火箭升空后,现场工作人员和观礼嘉宾纷纷欢呼,就等卫星顺利入轨的消息了。但这个消息始终没有到来。

“10、9、8……3、2、1,点火!”指挥控制大厅屏幕上巨大的火箭拔地而起,冉冉上升,尾部喷着火焰,直刺苍穹。9月5日13时,北京星际荣耀空间科技有限公司研发的双曲线1Z固体亚轨道探空火箭成功发射,将3颗有效载荷送入亚轨道,民营航天企业首次在国家发射场完成商业发射,检验了航天产业军民融合发展成果。

  伴随着火焰喷向砂石地产生的气浪所带起的一团团浓烟,《环球时报》记者看到,一枚“身材”小巧的火箭腾空而起,犹如一支离弦的利箭射向天空。尾焰拖出一条长长的白色尾巴,随后在风中扭曲成了一段螺旋状。直到火箭在空中变成一个看不见的小点,记者才依依不舍地收回目光,转身走进设在不远处、由一间库房临时改造的简易指控大厅。一进入大厅,记者就听到这家民营火箭公司技术人员的欢呼声。

  18时38分,蓝箭宣布,根据发射中心的结论,火箭发射后飞行正常,一二级工作正常,整流罩分离正常,三级出现异常,所搭载卫星未能入轨。“朱雀一号”没能如愿成为首枚民营入轨火箭。

蹚出军民融合发展路子

  “这次发射任务圆满成功!同时也是意料之中!”星际荣耀负责人毛洪涛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如此评价此次发射。毛洪涛表示,点火起飞、整流罩分离、星箭分离,每个关键点都是挑战和考验。

图片 3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朱雀一号”火箭发射瞬间

“这次发射任务圆满成功在意料之中!”星际荣耀负责人毛洪涛如此评价此次发射。毛洪涛说,火箭发射过程中,点火起飞、整流罩分离、星箭分离等关键点是挑战和考验。

  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此次发射的运载火箭搭载有3颗立方体星,进入预定轨道后,火箭将两颗立方体星依次释放,进入亚轨道进行飞行验证,其中1颗完成降落伞着陆回收。此次发射也是首次由我国民营商业航天企业完成的“一箭多星”发射任务。

  近年来,多家中国民营商业航天企业展开激烈的你争我赶:“首枚发射”“首次在国家发射场内发射”“首次实现民营火箭一箭多星”……各家企业都在拼命抢占“第一”。蓝箭要抢占的是“第一枚民营入轨火箭”,这是含金量更高、象征中国民营航天里程碑式发展的制高点。此前成功发射的民营商业火箭,如零壹空间公司的“重庆两江之星”号,星际荣耀公司的“双曲线一号”,都是探空火箭或亚轨道火箭,并不具备将卫星送入预定轨道的能力。

据了解,此次发射的双曲线1Z火箭研制任务4月正式启动,火箭总体设计是在北京总部完成的,仿真实验在西安举行。火箭发射前,负责地面支持的人员提前进驻现场开展各项准备工作,与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的配合也非常好,摸索了民营航天企业在国家发射场开展发射任务的路子。

  随着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的高速发展,特别是他们旗下的火箭与货运飞船承担了美国NASA以及国际空间站的相关任务。商业航天特别是私营航天公司参与航天发射正在成为全球航天领域的一大发展新动向。我国民营航天企业发射火箭,这已经不是首次了。但由于此次发射是我国民营航天企业首次进驻国家发射场进行发射,所具有的里程碑意义不言而喻。

  美国航空航天学会会员、“小火箭”工作室创始人邢强博士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将卫星送入轨道对于商业火箭来说是一个重要的分界岭,代表了商业航天公司具备在轨交付能力。“每个国家跨入航天门槛的标志性事件,就是独立自主地将卫星送入轨道”。具备在轨交付的能力背后,意味着独立自主的多级运载火箭的研制能力、具备卫星的完整研制能力、具备测控能力,包括整个供应链管理,跨过这道门槛,才有能力把卫星送入预定轨道。

毛洪涛同时表示,“从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到各级航天主管部门,对商业航天事业的发展都非常支持,这也说明军民融合发展在商业航天领域迈出了实质性的步伐”。

  “对于我们民营航天企业来说,这进一步确立了国家相关政策对民营公司的开放态度,”星际荣耀行政副总裁解放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我们第一次发射时,用的是中科院的发射场,它并不是我们国家传统的发射场,而这一次,相关主管部门都对我们非常支持,态度上也非常明确。”

  从资本的角度看,火箭入轨则是民营航天企业拉开与其他竞争者的差距、获得资本进一步青睐的关键。36氪基金曾投资过民营火箭领域,该基金创始合伙人赵甜此前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如果能如愿入轨,不但可与竞争者拉开一个比较大的差距,同时也能刺激资本市场对它的关注。”

此次现场观摩火箭发射的还有星际荣耀的股东、客户代表和供应商代表,产业链条上的有关各方悉数到齐,也可以说是民营航天产业链上的一次拉练。

  “从卫星发射中心到各级航天主管部门,都对商业航天事业的发展非常支持,”毛洪涛表示,“因为这也是落实国家军民融合战略的一个具体举措。”

  谨记航天是高风险的行业

“产业链内有很多环节,能带动很多企业,比如我们的股东,投资了很多卫星公司,整个航天产业链条非常长,不可能只有一家企业,而是有很多竞争者争夺蛋糕的格局。”星际荣耀副总裁霍甲接受采访时说。

  谈到军民融合,毛洪涛认为,很多符合标准的民营企业能够给国防工业做一些贡献,同时通过更大的工业体系,让中国国民经济和国防建设的需求能够深度融合,“无论是从经济建设的角度,还是从加强国防的角度都有很重大的意义。”

  在这样的判断标准下,此次蓝箭发射的“朱雀一号”火箭未能将卫星送入轨道,对中国民营航天企业会造成多大冲击呢?

有竞争就能更好地推动发展,实现提质增效,降低民营航天的成本。目前,国内对卫星的需求非常大,但SpaceX等外国企业现在还不被允许发射国内卫星,而另一方面,“国家队”的火箭发射以满足军方和政府需求为主,无暇顾及“更多”,这反而为商业航天提供了最好的生长期。

  在中国航天领域,国家队是绝对主力。在商业航天赛道上,以航天科技和航天科工集团为主的国有大型集团也在快速发展。那我国的民营商业航天在这样的格局下如何看待自身的定位呢?

  “我认为完全不会!”蓝箭CEO张昌武在发射结束后举行的媒体沟通会上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在发射过程中,火箭的表现是高度可控的。”张昌武认为,此次“朱雀一号”发射过程中的整体表现其实不输于历史上的很多首飞。“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对自己接下来的发展更有信心了”。他强调,从整个火箭的飞行上看,取得了巨大的进展,“体现了国家支持民营火箭、支持民营航天发展的态度是没有问题的”。

在星际荣耀行政副总裁解放看来,构建市场化的平台有助于解决好成本管理、完善竞争机制,这也是未来产业是否能良性发展的前提。

  “民营航天可以作为国家航天事业的一个有益补充,”毛洪涛说道,“国家的一些重大任务,一些面向大系统大工程的任务肯定由国家队来承担,民营航天在一些面向商业市场、更追求经济效益的中小卫星领域则有着很大发展空间。”但他也表示,民营航天在未来也不排除有参与到国家大型项目中去的可能性,诸如深空探测、载人航天以及空间站的建设。因为民营航天企业也是中国航天事业的一份重要力量。▲(李司坤)

图片 4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朱雀一号”火箭腾空而起。

“市场化的程度越高,将促使供应链企业研发质优价廉的零部件,火箭公司的成本也必然会进一步降低,卫星企业使用火箭运输的成本也会跟着降低一些,因为它是一个相互关联的关系,从而形成一个健康的产业链条,加快卫星在更多领域的应用,为人们的生活带来更多便利。”解放说。

  邢强提醒说,尽管技术不断发展,火箭发射成功率从60%上升到80%,直到现在的90%以上,但航天发射依然是高投入高风险的事业,我们应该有足够的心理准备。

图片 5

  航天专家黄志澄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美国的私营航天企业早期也面临同样的困境,例如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的“猎鹰”系列运载火箭曾接连失败。对于蓝箭的这次挫折,黄志澄说,“整体上不会造成很大冲击。这是一次尝试,一个民营火箭公司处于起步阶段,两三年时间的发展能有这样成绩就已经很不错了。”但他同时反复强调,我国的民营火箭企业要沉住气,按照中国航天火箭发展的规律去做,“不要急于求成,不要去争名义上谁是第一谁是第二。”

EREBUS-1卫星回家不容易

  美国的“他山之石”

“EREBUS-1卫星发出的信号已经监测到了,搜寻小组正在赶往卫星落地区域。”9月5日下午3时许,在返回嘉峪关的车上,记者接到了零重空间总经理张北打来的电话。这标志着零重空间研制的3U立方星(立方星是一种采用国际通用标准的微小卫星,1U立方星体积为1000立方厘米)载荷EREBUS-1圆满完成了亚轨道分离、返回、回收着陆试验。

  中国刚起步的民营商业航天企业不可避免地会被拿来跟美国同行们比较。太空探索技术公司、“蓝色起源”公司等美国私营航天企业不仅瞄准商业航天发射市场,而且已拿下了军方的大单,甚至还推出了雄心勃勃的载人航天计划,的确更为强大。

短短的时间内,EREBUS-1去太空转了一圈后,平安回家。完成了星箭分离、弹道载入、开伞着陆、地面搜寻四个阶段,开启国内微小卫星返回先河。

图片 6朱雀一号只是在卫星入轨环节受挫,整体水平远高于国内许多同行。

“卫星下来后没多久我们就监测到了信号。”测控工程师杨朕说,这也得益于研发团队在星体上配备的信号发射装置。为了熟悉环境,杨朕一周前就来到了卫星预测落点熟悉地形,为顺利回收奠定了基础。

  不过多家中国民营商业航天企业均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中美在该领域的情况略有不同。在本世纪初美国航天局退出近地轨道的探索任务后,私营航天企业得到美国官方的大力扶持,太空探索技术公司就获得大量美国政府和军方的订单。

据了解,通信、导航、遥感是卫星传统的三大应用领域,而返回式卫星是一种具有潜力的卫星应用。由于返回技术很有难点,目前只有中、美、前苏联掌握着这项技术,具有很强的挑战性。

  中国民营商业航天企业的定位则是航天发射“国家队”的有益补充,而非竞争者。随着卫星应用市场的高速发展,中国航天的现状是火箭运力不足,“国家队”忙于完成国家重大航天项目,大量商业卫星只能排队等待。中国民营商业航天企业瞄准的就是这个细分市场,用较低的发射成本争取客户。

返回式卫星可以视为灵活的空间平台,将种子、生物样品等载荷带到太空再带回来。现在能够实现这一目标的卫星体积非常巨大且成本高昂,微小返回式卫星有着成本低、高灵活性的优点,可以填补这一领域的需求空白。更多、更小、更轻的卫星,是未来的发展目标。

  邢强表示,相比“国家队”不惜血本也要保证发射成功率的做法,商业航天企业为降低成本,进行在轨交付、空间站的货运任务等涉及非载人的商业发射时,允许一定的失败概率。他介绍说,作为保障,航天保险能最大限度地维护商业航天用户的利益。目前商业航天保险已是一个比较成熟的保险市场,我国的保险公司也打入了国际商业航天的保险和再保险的市场,“这本身就是对发射活动的一种保证”。

“此次卫星回收试验成功,既拓展了全新的商业航天技术领域,又开辟了更广阔的商业航天应用领域。”张北向记者表示,这也是在当前军民融合大背景下,体制内外在商业航天领域开展的一次实质性合作。

图片 7

从立项到上天仅用了3个月

据了解,EREBUS-1卫星从立项到上天只用了3个月时间,创造了零重空间卫星研发到应用的新纪录。

EREBUS-1卫星主要由电源系统、通信系统、测量系统、控制系统、减速装置、分离机构、回收着陆系统和地面搜寻系统构成。此次任务中,零重空间主要负责卫星平台、发射分离、弹道计算及其搜救系统的研制,北京空间机电研究所负责回收着陆系统的研制,星际荣耀负责搭载卫星。

“这次卫星回收试验实际上是把商业航天的业务流程走了一遍,速度确实是挺快的,这也说明国内的商业卫星业务在效率上是有保障的。”张北说。EREBUS-1卫星6月正式立项,月底完成方案设计,7月完成结构和电子系统研制,8月成功与航天科技集团508所提供的降落伞对接,完成整星组装和各项出厂验证试验。9月初,交付星际荣耀对接搭载,时间上非常紧凑。

零重空间不断加快研发进程,固化成果,使立方星产品化、模块化、快响应成为现实。从需求分析、系统设计、分析提供设计与选型、原型测试、正样件测试,再到卫星发射,提供卫星平台与地面服务,整个周期可控制在10个月左右。

今年2月,外形如鞋盒大小、重量4公斤、配备4K高清全景摄像头的国内首颗私人卫星已经上天了。零重空间是这颗名为“风马牛一号”的3U立方星研发成员单位。融媒体中心记者 方针/文并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由澳门太阳娱乐2138发布于军事杂志,转载请注明出处:首枚民营入轨火箭,此次发射也是首次由我国民营商业航天企业完成的

上一篇:我们决定不把这些成果转化为武器,面对中俄在高超音速技术领域频频获得突破 下一篇:中船重工已经开始为泰国皇家海军建造一艘S26T潜艇,泰国皇家海军与中船重工签订了一艘S26T柴电潜艇建造合同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