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保险是我国上市保险公司中偿付能力充足率最低的企业,支持公司业务发展
分类:汽车配件

日前,中国太保(601601,股吧)发布董事会决议公告称,拟在H股市场以每股22.5港元的价格非公开发行约4.62亿股新股,总计募集资金约104亿港元。据了解,太保此次定向增发引入的三家投资者,即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挪威银行和阿布扎比投资局,均是全球领先的高质量主权基金和长线基金。

  ◎每经记者 涂颖浩 发自上海

资产结构反映出国寿比其余三公司对股票市场持有相对悲观的态度;注重收益是中国平安偿付能力相对较低的主要原因,未来其偿付能力受股票市场波动影响较大;太保需要提高投资收益率来进一步增强竞争力;新华的新业务压力大,产品对资本要求甚高

充实资本金对于此次定向增发,中国太保表示,伴随着业务快速发展和上半年国内资本市场波动,中国太保截至2012年6月30日的偿付能力有所下降,集团和太保寿险太保产险的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別为271%183%194%。尽管中国太保偿付能力充足率仍位于较高水平,随着产、寿险业务加速发展势必带来资本的持续需求。此外,从发展的角度看,未来中国保险行业有望迎来新的业务增长点,如税收递延型养老保险试点政策即将推出、政府鼓励商业保险机构参与大病医疗保险、小额人身保险业务在全国推广,而保险公司也竞相拓展健康险业务。新业务的拓展离不开资金投入的支持。

  每次新年伊始,跳槽都会成为上班族的热门话题!而在保险业,虽说险企高管的频繁更替已不是新闻,但今年各大险企的人事变动似乎比往年来得更早,也更猛一些!《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统计发现,2015年以来保险高管的跳槽情况异常频繁,2015年开年至今仅短短2个月时间内,中国保监会官网已批复保险公司董事长、总经理任职资格24人次(注:有一人同时兼任董事长及总经理职务),其中包括12位董事长和12位总经理,约占2014年全年的一半。

中国保险市场行业集中度高,仅中国人寿、中国平安、中国太保和新华保险四家上市的保险公司净资产就占了我国保险公司总净资产的71.32%(根据保监会2013年7月份发布的保险统计数据报告计算所得)。近日,四家上市保险公司发布了2013年度中报,这些信息在向公众汇报他们上半年成绩表的同时,也揭示了他们经营中的一些“哑谜”。

记者发现,在近年来亚洲金融企业的发行中,以如此大手笔完成的投资者组合实属罕见。他们的加盟对于丰富中国太保的股东构成、优化股东结构、持续优化公司治理、提升国际化视野具有重要意义。

  值得关注的是,总部位于上海的史带财险(原名大众保险),近年来总经理一职变更最为频繁。其现任总经理梁铭的任职资格于2015年2月4日获得保监会批复,记者查阅相关资料发现,这已经是最近两年半以来该公司的第四位总经理。

从权益资产波动解释偿付能力

申银万国表示,“该公司本次发行所得净募集资金将全部用于充实资本金,支持公司业务发展。作为偿付能力最为充足的上市保险公司,我们预计中国太保此次定增的主要原因为:第一,定增对象均为长期投资者,对于改善公司股权结构有积极意义;第二,未雨绸缪,进一步补充偿付能力,为公司后续业务发展消除资本约束。公司产、寿险业务发展良好,2012年个险新单增速领先同业,偿付能力充足,低估值提供安全边际。”

  史带财险两年半三换总经理

投保人购买保险是为了转移自身的风险,因此保险公司偿付能力的充足性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保险公司能否在投保人发生损失时得到有效的赔偿。按照我国保险监管部门的规定,我国保险公司偿付能力实施分类监管,偿付能力充足率分为不足类公司、充足I类公司和充足II类公司。保险公司偿付能力充足率不得低于100%,偿付能力充足率在100%到150%的公司为充足I类公司,偿付能力高于150%的公司为充足II类公司。理论上看,偿付能力充足率越高,说明保险公司越有能力偿还保险赔付和债务。偿付能力越高对投保人来说越有保障,然而过高的偿付能力会要求保险公司提高认可资产,减少认可负债,约束保险公司对财务杠杆的使用。

引智重于引资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统计发现,2015年开年至今仅2个月时间里,保监会批复的董事长、总经理任职便涉及24人次,其中包括12位董事长和12位总经理,这一数据较2014年同期大幅增长。数据显示,2014年前2月保监会相关批复仅为10人次(5位董事长、5位总经理),而即使2014年全年,批复的上述任职也才逾50人次。在今年以来高管的任职批复中,涉及5家寿险公司、11家财险公司和4家保险资管公司。财险公司的人事变动占到绝对多数,其中,三星[微博]财险、安信农险、英大泰和财险、恒邦财险四家公司还同时批复了董事长、总经理的任职人选。

从各家保险公司的中报可以看出,中国平安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62.79%,与2012年年末相比下降12.34%。其中平安产险为179.50%,与2012年年末相比上升0.62%,而平安人寿则与2012年年末相比下降了7.61%(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76.10%)。中国太保的偿付能力充足率为282%(财产险充足率为157%,寿险充足率为193%),尽管与2012年年末相比下降了9.62%(财产险下降了16.49%,寿险下降了8.53%),但仍然是四家上市保险公司中充足率最高的企业。中国人寿维持稳健经营的风格,偿付能力充足率为237.90%,是唯一一家与2012年年末相比上升的保险公司,增加0.98%。新华保险是我国上市保险公司中偿付能力充足率最低的企业,其充足率为174.19%,与2012年年末相比下降9.54%。可见,除中国人寿偿付能力有微量的增长外,其余三家保险公司的偿付能力充足率在半年内均下降10%左右,平安的偿付能力充足率下降最为明显。

澳门太阳娱乐2138,多年来,中国人保、中国人寿、中国平安(601318,股吧)、中国太保、新华人寿、泰康人寿、华泰保险、天安人寿、永诚保险、英大人寿、信泰人寿、大众保险、渤海保险等中资险企先后引入外资。险企引资的动因或许有相似的出发点,但由于每家公司目标定位、发展阶段、战略布局不同,而且外资方的具体情况都有所不同,因此很难作直接、具体的对比,如太保H股定向增发中的大规模投资组合,实属特例。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其他大部分险企引入战略投资的初衷是为了“引智”,学习国际上先进的保险业管理经验和专业技术,培养本土人才,走专业化发展道路。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述险企中,以史带财险(原名大众保险)的总经理职务近年来变动最为频繁。

权益类资产占比是偿付能力波动的主要原因之一。从各公司中报上看,中国平安权益类类资产占总资产21.59%,同比上升19.17%;太保集团权益类资产占22.89%,同比上升8.62%;新华保险权益类资产占21.17%,同比上升11.35%。同期只有中国人寿权益类类资产同比下降12.84%,占总资产的28.32%,这也部分解释了为什么四家上市保险公司只有中国人寿的偿付能力充足率的表现相对稳定。

如早在2002年,华泰财险向ACE集团转让22.13%的股份,借助后者在产品开发、业务管理、人员培训、信息技术及再保险领域的经营,实现持续盈利。而今年3月,中国保监会对渤海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增加注册资本的申请作出批复,渤海保险注册资本增至13.75亿元,这标志着渤海保险与澳大利亚保险集团的战略合作正式开始。根据双方去年8月签署的协议,IAG投资入股采取发行新股的形式,占合资后新公司总股本的20%。

  史带财险官网的公开披露信息显示,从2012年7月算起其总经理先后换了三次:2012年7月,大众保险董事长张兴兼任总经理一职;2013年3月披露,陈耀中担任大众保险总经理;仅一年多后,2014年4月公司官网再度披露,陈耀中不再担任董事、总经理职务;2014年6月披露,陈晓任大众保险董事、总经理职务获得批复;2014年12月披露,陈晓不再担任董事、总经理职务;2015年2月披露,梁铭担任史带财险董事、总经理。从梁铭前面三位总经理的任职时间看,长的干了一年多,短的仅半年时间。

迥异的投资风格

IAG是大洋洲最大的房屋和汽车保险公司,拥有车辆保险的核心技术,在承保、精算、定价和理赔管理技术等领域处于世界领先水平。渤海保险正是看中

  值得一提的是,史带财险近年来的高管变更,或许与其股权转让及转型有关。大众保险成立于1995年,总部位于上海。2011年,作为上海市属金融国资国企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大众保险通过引进境外战略投资者,向国际“保险教父”格林伯格旗下的史带保险和再保险有限公司定向增发2.865亿股普通股,占增资后总股本的20%,正式与史带国际在全球展开全面战略合作。

中国人寿:成熟稳重的大哥。中国人寿的财务中报数据展示了其稳健的发展路线,从资产到产品,中国人寿表现都十分保守。短期内,中国人寿的资产结构与产品结构不可能发生巨大的调整,因此,未来的中国人寿的偿付能力仍将十分充足。中国人寿偿付能力充足率一直以来都保持在高位,与其资产结构和产品吸金有关。资产结构反映出中国人寿比其余三家公司对现今股票市场持有相对悲观的态度,而看好现金的债市;产品吸金可能反映出中国人寿在等待股市更好的投资机会,为更好的投资机会秣马厉兵。

IAG先进的技术和丰富的经验,希望通过战略合作弥补经营管理和技术上的短板。IAG也可借此次合作进入潜力巨大的中国市场,快速共享渤海保险已建立的500多个专兼业代理及经纪渠道和拥有的数以百万计的个人和企业客户资源。

  2014年2月,保监会公告批复原大众保险股权转让,上海国际集团、上海城投及其下属公司合计持有的39.19%大众保险股权,全部转让给史带补偿及责任保险公司。加上此前史带系持有的20%股份,史带集团合计持有大众保险59.19%股份。这意味着大众保险正式变身为外资控股企业。2014年12月,大众保险更名为史带财险。

中国平安:敢于冒险的先锋。从资产结构到产品结构,中国平安都表现得相当激进。费用高的万能险是平安竞技场,权益类的资产是平安的偏好。平安在保险创新方面要领先于其余三家公司,尽管中国的保险业在保险回归保障功能的大潮中发展,但是平安显然更加注重保险产品的理财功能。注重收益是平安偿付能力相对较低的主要原因,未来平安的偿付能力随股票市场波动影响较大。

战略投资重要的是双赢,但最初的磨合期也需认真对待。如去年5月,中国保监会批准史带保险和再保险公司作为战略投资者入股大众保险。大众保险向两者定向增发2.865亿股普通股,占增资后总股本的20%。完成外资股份引进后的大众保险,不可避免需要磨合期。在业内专家看来,“大众保险与史带国际这段"跨国婚姻",至少有3至5年磨合期。期间,免不了有双方在人事任命、文化融合及语言沟通方面的矛盾。”

  据悉,更名后的史带财险发力公司转型,高层大换血也随之而来。除了总经理人选近年来频频变更外,公司的副董事长、副总经理等职位亦发生变动。另据记者了解,从原大众保险离职的高管有的去了上海人寿,有的去了陆家嘴国泰人寿。

中国太保:表现均衡的选手。太保的产品结构显示其走的是一条资本消耗相对较低的发展路线,扩大承保规模压力不大。不过,从中期报表来看,太保的资产结构主要以分红险为主,需要提高自身的投资收益率来进一步增强竞争力。太保的路线相对适中,不像中国人寿那么保守,也没有中国平安激进。太保偿付能力充足率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公司决策层对保险经营的理念和对保险回归保障功能的贯彻。不出意外的情况下,太保的偿付能力在短期内不会出现大幅波动。

  太保旗下三公司换帅

新华保险:需要关注的少年。本次发布的各家上市保险公司的中报中尤其值得投资者关注的保险公司是新华。若只是静态观察新华保险的数据,资产结构和产品结构对其偿付能力的压力都不大,投资者感觉应该不错。然而,从保费收入的角度看,新华保险上半年的保费收入中80%左右是由续期保费贡献的,新业务并不多,然而这半年里新华保险的偿付能力却下降了20%。新华财务中报的解释是新增业务导致了偿付能力下降,即新华的新业务压力很大,产品对资本要求甚高。

  大公司方面,中国太保、中国平安及中国人保三巨头旗下子公司近期均有高管变动。

新华保险主导长期期缴的保险产品,期缴产品在发行初期也确实需要大量消耗保险公司的资本。倘若资本减少,偿付能力会出现较大的波动。追溯到2011年和2012年,新华保险共发行了150亿元的次级债务,已达到保监会规定的次级债发行限额。根据现行规定,保险公司在次级债务发行的第五年可以赎回,若不赎回则保险公司必须对次级债每年按一定比例扣除公司的认可资产。根据上述规定,无论新华保险在次级债发行的五年后选择赎回还是不赎回,该公司的认可资产都将下降。未来新华若无法融资,公司可能退出分级监管的充足II类公司行列。

  今年1月19日,太保寿险董事长徐敬惠获批出任中国太保旗下子公司长江养老第二届董事会董事长。而中国太保于2014年收入囊中的专业农险公司安信农险,也迎来了新一届管理层。2月15日,保监会核准宋建国担任安信农险董事长的任职资格,同时核准任职资格的还有公司总经理乔中兴等。

(作者单位:复旦大学中国保险与社会安全研究中心)

  此外,《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虽尚未得到中国保监会批复,但已由上市公司发布公告的人事变动还有太保旗下的产险公司。2月11日,中国太保发布公告表示,公司旗下控股子公司太保产险董事长出现变更,由顾越接替吴宗敏担任董事长。资料显示,顾越现任中国太保常务副总裁、太保产险董事、太保寿险董事、太保资产董事。除太保产险外,同为三大产险公司之一的平安财险近日也完成总经理变更。2月16日,保监会批复杨铮担任平安财险总经理一职。

  值得关注的还有人保寿险。2月2日,人保寿险原常务副总裁傅安平获批担任公司新一届总经理。带领公司在六年内实现盈利的原总裁李良温退休,而接任者傅安平以精算工作见长。

  资料显示,傅安平拥有南开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也是国内首批精算师,是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傅安平于2005年加盟人保寿险,曾任中国保监会人身险部精算处处长、人身险部副主任、中国保监会北京保监局副局长,并于1992年参与了中国第一张“经验生命表”的编制工作。

本文由澳门太阳娱乐2138发布于汽车配件,转载请注明出处:新华保险是我国上市保险公司中偿付能力充足率最低的企业,支持公司业务发展

上一篇:他发现今年的租车费用与去年一样,提前半个月租车每天租金可省50元左右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